楚辞《九辩》原文翻译及赏析

发现好文时间:2周前阅读:10

九辩

先秦:宋玉

原文、翻译、注释

悲哉,秋之为气也!
教人悲伤啊秋天的气氛!

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。
大地萧瑟啊草木衰黄凋零。
摇落:动摇脱落。

憭(liáo)栗(lì)兮若在远行,登山临水兮送将归。
凄凉啊好像要出远门,登山临水送别伤情。
憭栗:凄凉。

泬(xuè)漻(liáo)兮天高而气清,寂漻(liáo)兮收潦而水清。
空旷啊天宇高秋气爽,寂寥啊积潦退秋水清。
泬漻:空旷寥廓。寂漻:即“寂寥”。潦:积水。

憯(cǎn)悽增欷(xī)兮,薄寒之中人,
凄凉叹息啊微寒袭人,
憯凄:同"惨凄"。欷:叹息。中:袭。

怆(chuàng)怳(huǎng)懭(kuǎng)悢(liàng)兮,去故而就新。
悲怆啊去新地离乡背井,
怆怳:失意的样子。懭悢:也是失意的样子。

坎廪(lǐn)兮贫士失职而志不平,
坎坷啊贫士失官心中不平。
坎廪:坎坷不平。廪,同"壈(lan懒)"。

廓(kuò)落兮羁(jī)旅而无友生,
孤独啊流落在外没朋友,
廓落:空虚寂寞的样子。羁旅:滞留外乡。友生:友人。

惆怅兮而私自怜!
惆怅啊形影相依自我怜悯。

燕翩翩其辞归兮,蝉寂漠而无声。
燕子翩翩飞翔归去啊,寒蝉寂寞也不发响声。

雁廱(yōng)廱而南游兮,鹍(kūn)鸡啁哳(zhā)而悲鸣。
大雁鸣叫向南翱翔啊,鵾鸡不住地啾啾悲鸣。
廱廱:雁鸣声。鵾鸡:一种鸟,黄白色,似鹤。啁哳:鸟鸣声繁细。

独申旦而不寐兮,哀蟋蟀之宵征。
独自通宵达旦难以入眠啊,聆听那蟋蟀整夜的哀音。

时亹(wěi)亹而过中兮,蹇(jiǎn)淹留而无成。
时光匆匆已经过了中年,艰难阻滞仍是一事无成。
亹亹:行进不停的样子。蹇:发语词。淹留:滞留。

悲忧穷戚兮独处廓,有美一人兮心不绎(yì)。
悲愁困迫啊独处辽阔大地,有一位美人啊心中悲凄。
绎:“怿”的假借,愉快。

去乡离家兮来远客,超逍遥兮今焉薄!
远离家乡啊异地为客,漂泊不定啊如今去哪里?
来远客:来作远客。薄:同“迫”,接近。

专思君兮不可化,君不知兮可奈何!
一心思念君王啊不能改变,有什么办法啊君王不知。

蓄怨兮积思,心烦憺(dàn)兮忘食事。
积满哀怨啊积满思虑,心中烦闷啊饭也不想吃。
烦憺:烦闷,忧愁。

原一见兮道余意,君之心兮与余异。
但愿见一面啊诉说心意,君王心思啊却与我相异。

车既驾兮朅(qiè)而归,不得见兮心伤悲。
驾起马车啊去了还得回,不能见你啊伤痛郁悒。
朅:去。

倚结軨(líng)兮长太息,涕潺(chán)湲(yuán)兮下霑(zhān)轼。
倚靠着车箱啊长长叹气,泪水涟涟啊沾满车轼。
结軨:车厢。用木条构成,故称。潺湲:流水声,此喻泪流不止。轼:车前横木。

忼(kāng)慨绝兮不得,中瞀(mào)乱兮迷惑。
慷慨决绝啊实在不能,一片纷乱啊心惑神迷。
忼慨:同"慷慨"。瞀乱:心中烦乱。

私自怜兮何极?心怦(pēng)怦兮谅直。
自怨自悲啊哪有终极,内怀忠忱啊精诚耿直。
怦怦:忠诚的样子。

皇天平分四时兮,窃独悲此凛(lǐn)秋。
上天将一年四季平分啊,我悄然独自悲叹寒秋。
凛:寒冷。

白露既下百草兮,奄离披此梧楸(qiū)。
白露降下沾浥百草啊,衰黄的树叶飘离梧桐枝头。
奄:忽。离披:枝叶分散低垂,萎而不振的样子。

去白日之昭昭兮,袭长夜之悠悠。
离开明亮的白日昭昭啊,步入黑暗的长夜悠悠。

离芳蔼(ǎi)之方壮兮,余萎(wěi)约而悲愁。
百花盛开的时季已过啊,余下枯木衰草令人悲愁。
芳蔼:芳菲繁荣。萎约:枯萎衰败。

秋既先戒以白露兮,冬又申之以严霜。
白露先降带来深秋信息啊,预告冬天又有严霜在后。

收恢台之孟夏兮,然欿(kǎn)傺(chì)而沉藏。
夏日的繁茂今都不见啊,生长培养的气机也全收。
恢台:广大昌盛的样子。欿傺:王逸《楚辞章句》:"楚人谓住曰傺也。"《文选》"欿傺"作"坎傺",吕延济注:"陷止也。"谓草木繁盛的景象停止。

叶菸(yān)邑(yì)而无色兮,枝烦挐(ná)而交横。
叶子黯淡没有光彩啊,枝条交叉纷乱杂凑。
菸邑:黯淡的样子。烦挐:稀疏纷乱的样子。挐,同"拿"。

颜淫(yín)溢而将罢兮,柯仿佛而萎黄。
草木改变颜色将衰谢啊,树干萎黄好像就要枯朽。
淫滥:过甚。罢:同“疲”。

萷(shāo)櫹(xiāo)椮(sēn)之可哀兮,形销铄(shuò)而瘀(yū)伤。
见了光秃秃树顶真可哀啊,见了病恹恹树身真可忧。
萷:同"梢",枝条。櫹槮:枝叶光秃秃的样子。销铄:指毁伤。

惟其纷糅(róu)而将落兮,恨其失时而无当。
想到落叶衰草相杂糅啊,怅恨好时光失去不在当口。
纷糅:枯枝败草混杂。

揽騑(fēi)辔(pèi)而下节兮,聊逍遥以相佯。
抓住缰绳放下马鞭啊,百无聊赖暂且缓缓行走。
騑:骖马,驾在车子两边的马。节:马鞭。相佯:犹言徜徉。

岁忽忽而遒(qiú)尽兮,恐余寿之弗将。
岁月匆匆就将到头啊,恐怕我的寿命也难长久。
遒:迫近。将:长。

悼余生之不时兮,逢此世之俇(guàng)攘。
痛惜我生不逢时啊,遇上这乱世纷扰难以药救。
俇攘:纷扰不安。

澹(dàn)容与而独倚兮,蟋蟀鸣此西堂。
徘徊不止独自徙倚啊,听西堂蟋蟀的鸣声传透。
容与:迟缓不前的样子。

心怵(chù)惕(tì)而震荡兮,何所忧之多方。
心中惊惧大受震动啊,百般忧愁为何萦绕不休?
怵惕:惊惧。

卬明月而太息兮,步列星而极明。
仰望明月深深叹息啊,在星光下漫步由夜而昼。
极明:到天亮。

窃悲夫蕙(huì)华之曾敷(fū)兮,纷旖(yǐ)旎(nǐ)乎都房。
暗自悲叹蕙花也曾开放啊,千娇百媚开遍华堂。
敷:伸展,借指花朵开放。旖旎:此为花朵繁盛的样子。都房:北堂。

何曾华之无实兮,从风雨而飞飏(yáng)!
为何层层花儿没能结果啊,随着风雨狼藉飘扬?
曾:“层”的假借。

以为君独服此蕙兮,羌无以异于众芳。
以为君王独爱佩这蕙花啊,谁知你将它视同众芳。
服:佩戴。羌:发语词。

闵(mǐn)奇思之不通兮,将去君而高翔。
哀悯奇思难以通达啊,将要离开君王远飞高翔。
闵:同“悯”。

心闵怜之惨悽兮,愿一见而有明。
心中悲凉凄惨难以忍受啊,但愿见一面倾诉衷肠。
有明:朱熹《楚辞集注》:“有以自明也。”即自我表白。

重无怨而生离兮,中结轸(zhěn)而增伤。
一次次想着无罪而生离啊,内心郁结而更增悲伤。
结轸:愁思郁结。

岂不郁(yù)陶而思君兮?君之门以九重!
哪能不深切思念君王啊?君王的大门却有九重阻挡。
郁陶:忧思深重。

猛犬狺(yín)狺而迎吠兮,关梁闭而不通。
猛犬相迎对着你狂叫啊,关口和桥梁闭塞交通不畅。
狺狺:狗叫声。梁:桥。

皇天淫溢而秋霖(lín)兮,后土何时而得漧(gān)?
上天降下绵绵的秋雨啊,下方几时能有干燥土壤?
淫溢:雨下个不止的样子。后土:大地。古人常以"后土"与"皇天"对称。

塊独守此无泽兮,仰浮云而永叹!
孑然一身守在荒芜沼泽啊,仰望浮云在天叹声长长。
块:块然,孤独的样子。无:通"芜"。泽:沼泽。

何时俗之工巧兮?背绳墨而改错!
为何时俗是那么的工巧啊?违背准绳而改从错误。
绳墨:绳线和墨斗,是木工画直线的工具,借指规则法度。错:同"措"。

郤骐骥而不乘兮,策驽(nú)骀(tái)而取路。
抛弃骏马不愿骑乘啊,鞭打劣马竟然就上路。
驽骀:劣马。

当世岂无骐骥兮,诚莫之能善御。
世上难道缺乏骏马啊?实在是没人能好好驾御。

见执辔(pèi)者非其人兮,故駶(jú)跳而远去。
看到拿缰绳的人不合适啊,骏马也会蹦跳着远去。
駶跳:跳跃。

凫(fú)雁皆唼(shà)夫梁藻兮,凤愈飘翔而高举。
野鸭大雁都吞吃高粱水藻啊,凤凰却要扬起翅膀高翥。
唼:水鸟或鱼吃东西。

圜(yuán)凿而方枘(ruì)兮,吾固知其鉏(chú)铻(wú)而难入。
好比圆洞眼安装方榫子啊,我本来就知道难以插入。
圆凿而方枘:圆的洞眼安方的榫子。鉏鋙:同"龃龉",彼此不相合。

众鸟皆有所登棲兮,凤独遑遑而无所集。
众鸟都有栖息的窝啊,唯独凤凰难寻安身之处。

原衔(xián)枚(méi)而无言兮,尝被君之渥(wò)洽。
但愿口中衔枚能不说话啊,想到曾受你恩惠怎能无语。
衔枚:指闭口不言。古时行军为防止士兵出声,令他们口中衔一根叫做枚的短木条,故称。渥洽:深厚的恩泽。

太公九十乃显荣兮,诚未遇其匹合。
姜太公九十岁才贵显啊,真没有君臣相得的好机遇。
匹合:合适。

谓骐骥兮安归?谓凤皇兮安棲?
骏马啊应当向哪儿归依?凤凰啊应当在哪儿栖居?

变古易俗兮世衰,今之相者兮举肥。
改变古风旧俗啊世道大坏,今天相马人只爱马的肥腴。

骐(qí)骥(jì)伏匿(nì)而不见兮,凤皇高飞而不下。
骏马隐藏起来看不到啊,凤凰高高飞翔不肯下去。

鸟兽犹知怀德兮,何云贤士之不处?
鸟兽也知应该怀有美德啊,怎能怪贤士避世隐居不出?

骥不骤进而求服兮,凤亦不贪餧(wèi)而妄食。
骏马不急于进用而驾车啊,凤凰不贪喂饲乱吃食物。
服:驾车,拉车。

君弃远而不察兮,虽原忠其焉得?
君王远弃贤士却不觉悟啊,虽想尽忠又怎能心满意足。

欲寂漠而绝端兮,窃不敢忘初之厚德。
要默默与君王断绝关系啊,私下却不敢忘德在当初。

独悲愁其伤人兮,冯(píng)郁郁其何极?
独自悲愁最能伤人啊,悲愤郁结终极又在何处!
冯:内心愤懑。

霜露惨悽而交下兮,心尚幸其弗济。
寒霜凉露交加多凄惨啊,心中还希望它们无效。
幸:希望。济:成功。

霰(xiàn)雪雰(fēn)糅(róu)其增加兮,乃知遭命之将至。
雪珠雪花纷杂增加啊,才知道遭受的命运将到。
霰(xian线):雪珠。雰糅:纷杂。

原徼(jiǎo)幸而有待兮,泊(bó)莽莽与野草同死。
愿怀着侥幸有所等待啊,在荒原与野草一起死掉。
徼幸:同"侥幸"。泊:止。

原自往而径游兮,路壅(yōng)绝而不通。
愿径自前行畅游一番啊,路又堵塞不通去不了。
壅绝:壅塞,堵塞。

欲循道而平驱兮,又未知其所从。
想沿着大道平稳驱车啊,怎样去做却又不知道。

然中路而迷惑兮,自压桉(ān)而学诵。
走到半路就迷失了方向啊,自我压抑去学诗搞社交。
压桉:压抑。桉,同"案",通"按"。学诵:学诵《诗经》。春秋战国士大夫社交往来常诵诗。

性愚陋以褊(biǎn)浅兮,信未达乎从容。
秉性愚笨孤陋褊狭浅直啊,真没领悟从容不迫的精要。
褊浅:狭隘浅薄。

窃美申包胥(xū)之气盛兮,恐时世之不固。
私下赞美申包胥的气概啊,恐怕时代不同古道全消。
申包胥:春秋时楚大夫,为救楚国,曾在秦国朝廷上哭了七天七夜,终于感动秦哀公出兵救楚。

何时俗之工巧兮?灭规矩而改凿!
如今世俗是多么的巧诈啊,废除前人的规矩改变步调。
凿:当作;错,即措,措施。

独耿(gěng)介而不随兮,原慕先圣之遗教。
独立耿直不随波逐流啊,愿缅怀前代圣人的遗教。

处浊世而显荣兮,非余心之所乐。
在污浊的世界得到显贵啊,不能让我心中快乐而欢笑。

与其无义而有名兮,宁穷处而守高。
与其没有道义获取名誉啊,宁愿遭受穷困保持清高。

食不媮(tōu)而为饱兮,衣不苟而为温。
取食不苟且求得饱腹就行啊,穿衣不苟且求得暖身就好。
媮:苟且。

窃慕诗人之遗风兮,原讬(tuō)志乎素餐。
私下追慕诗人的遗风啊,以无功不食禄寄托怀抱。
讬志乎素餐:王夫之《楚辞通释》:志素餐,以素餐为耻。素餐:白吃饭。

蹇(jiǎn)充倔而无端兮,泊莽莽而无垠。
充满委屈而没有头绪啊,流浪在莽莽原野荒郊。
充倔:充,充塞;倔,通"屈",委屈。

无衣裘以御冬兮,恐溘(kè)死不得见乎阳春。
没有皮袄来抵御寒冬啊,恐怕死去春天再也见不到。
溘:突然。

靓(jìng)杪(miǎo)秋之遥夜兮,心缭悷(lì)而有哀。
寂静的暮秋长夜啊,心中萦绕着深深的哀伤。
靓:通"静"。杪秋:秋末。缭悷(liao li辽利):缠绕郁结。

春秋逴(chuō)逴而日高兮,然惆怅而自悲。
岁月匆匆年龄渐老啊,就这样惆怅自感悲凉。
逴逴:走得越来越远。

四时递来而卒岁兮,阴阳不可与俪(lì)偕(xié)。
四季相继又是一年将尽啊,日出月落总不能并行天上。
俪偕:同在一起。

白日晼(wǎn)晚其将入兮,明月销铄而减毁。
太阳曚昽将要西下啊,月亮也消蚀而减少了清光。
晼晚:日落时光线黯淡的样子。

岁忽忽而遒(qiú)尽兮,老冉冉而愈弛。
一年忽悠悠马上过去啊,衰老慢慢逼近精力渐丧。
驰:指精力不济。

心摇悦而日幸兮,然怊(chāo)怅而无冀。
心中摇荡每天怀着侥幸啊,但总是充满忧虑失去希望。
怊怅:惆怅。冀:希望。

中憯恻之悽怆兮,长太息而增欷(xī)。
心中惨痛凄然欲绝啊,长长叹息又加以悲泣难当。

年洋洋以日往兮,老嵺(liáo)廓而无处。
时光如水一天天流逝啊,老来倍感空虚安身无方。
嵺廓:寥阔。

事亹(wěi)亹而觊(jì)进兮,蹇淹留而踌(chóu)躇(chú)。
办事勤勉希望进用啊,但停滞不前徒自旁徨。
觊:企图。

何氾(fàn)滥之浮云兮?猋(biāo)壅蔽此明月。
为何浮云漫布泛滥天空啊,飞快地遮蔽这一轮明月。
猋:快速。

忠昭昭而原见兮,然霠(yīn)曀(yì)而莫达。
忠心耿耿愿作奉献啊,可浓云阴风隔离难以逾越。
霠曀:霠,乌云蔽日;曀,阴风刮起。

原皓日之显行兮,云蒙蒙而蔽之。
祈愿红日朗照天地啊。云雾蒙蒙却把它遮却。

窃不自聊而原忠兮,或黕(dǎn)点而汙之。
不自思量只想着效忠啊,竟有人用秽语把我污蔑。
黕:污垢。

尧舜之抗行兮,瞭冥冥而薄天。
尧帝舜帝的高尚德行啊,光辉赫赫上与天接。
抗行:高尚的德行。

何险巇(xī)之嫉妒兮?被以不慈之伪名。
为何遭险恶小人的嫉妒啊,蒙受不慈的冤名难以洗雪?
险巇:险阻,此指小人作梗。

彼日月之照明兮,尚黯(àn)黮(dàn)而有瑕。
那昼日夜月照耀天地啊,尚且有黯淡现黑斑的时节。
黯黮:昏黑暗淡。

何况一国之事兮,亦多端而胶加。
何况一个国家的政事啊,更是头绪纷繁错杂纠结。
胶加:指纠缠不清。

被荷裯(dāo)之晏晏兮,然潢(huáng)洋而不可带。
披着荷叶短衣很轻柔啊,但太宽太松不能结腰带。
裯:短衣。潢洋:此指衣服空荡荡不贴身。

既骄美而伐武兮,负左右之耿介。
骄傲自满又夸耀武功啊,辜负左右耿直臣子的忠爱。
伐:夸耀。

憎愠(yùn)惀(lǔn)之修美兮,好夫人之慷慨。
憎恨赤诚之士的美德啊,喜欢那些人伪装的慷慨。
愠惀:忠诚的样子。

众踥(qiè)蹀(dié)而日进兮,美超远而逾迈。
群奸迈着碎步越发得意啊,贤人远远地跑得更快。
踥蹀:小步行进的样子。美:指贤人。迈:远行。

农夫辍耕而容与兮,恐田野之芜(wú)秽(huì)。
农夫停止耕作自在逍遥啊,就怕田野变得荒芜起来。

事緜(mián)緜而多私兮,窃悼(dào)後之危败。
事情琐细却充满私欲啊,暗自悲痛后面的危险失败。

世雷同而炫曜兮,何毁誉之昧(mèi)昧!
世人都一样地自我炫耀啊,诋毁与赞誉多么混乱古怪。

今修饰而窥镜兮,後尚可以竄藏。
如今认真打扮照照镜子啊,以后还能藏身将祸患躲开。

愿寄言夫流星兮,羌(qiāng)倏(shū)忽而难当。
愿托那流星作使者传话啊,它飞掠迅速难以坐待。
儵忽:速度很快的样子。儵,同"倏"。

卒壅蔽此浮云,下暗漠而无光。
终于被这片浮云挡住啊,下面就黑暗不见光彩。

尧舜皆有所举任兮,故高枕而自适。
尧帝舜帝都能任用贤人啊,所以高枕无忧十分从容。

谅无怨于天下兮,心焉取此怵(chù)惕?
诚然不受天下人埋怨啊,心中哪会有这种惊恐。

乘骐骥之浏(liú)浏兮,驭安用夫强策?
乘着骏马畅快地奔驰啊,驾驭之道岂须马鞭粗重。
浏浏:水流清澈的样子。此指骏马奔驰畅快。

谅城郭之不足恃兮,虽重介之何益?
高大的城墙实在不足依靠啊,虽然铠甲厚重又有什么用。
介:铠甲。

邅(zhān)翼翼而无终兮,忳(tún)惛(hūn)惛而愁约。
谨慎地回旋不前没完了啊,忧郁昏沉愁思萦绕心胸。
邅:回旋不前。翼翼:小心谨慎的样子。忳:郁闷。惛惛:心中昏昏沉沉。约:约束,束缚。

生天地之若过兮,功不成而无嶜(qín)。
生在天地之间如同过客啊,功业未成总效验空空。

原沉滞而不见兮,尚欲布名乎天下。
愿埋没于人丛不现身影啊,难道还想在世上扬名取荣。

然潢洋而不遇兮,直怐(kòu)愗(mào)而自苦。
飘荡放浪一无所遇啊,真愚昧不堪自找苦痛。
怐愗:愚昧。

莽洋洋而无极兮,忽翱翔之焉薄?
渺茫一片没有尽头啊,忽悠悠徘徊何去何从?

国有骥而不知乘兮,焉皇皇而更索?
国有骏马却不知道驾乘啊,惶惶然又要索求哪种?
皇皇:同"惶惶"。

宁戚讴(ōu)于车下兮,桓公闻而知之。
宁戚在马车下唱歌啊,桓公一听就知他才能出众。
宁戚:春秋时卫国人,初为小商人。遇齐桓公夜出,他在车下喂牛,敲着牛角唱了一首怀才不遇的歌,齐桓公听了。马上任用他。

无伯乐之相善兮,今谁使乎誉之?
没有伯乐相马的好本领啊,如今让谁作评判才最公?

罔(wǎng)流涕以聊虑兮,惟著意而得之。
怅惘流泪且思索一下啊,着意访求才能得到英雄。
罔:同"惘"。聊虑:暂且思索一下。

纷纯纯之愿忠兮,妒被(pī)离而鄣之。
满怀热忱愿尽忠心啊,偏有人嫉妒阻挠乱哄哄。
纯纯:借为"忳忳",诚挚的样子。被离:杂沓的样子。

原赐不肖之躯而别离兮,放游志乎云中。
愿赏还没用的身子离去啊,任远游的意志翱翔云中。

乘精气之抟(tuán)抟兮,骛(wù)诸神之湛湛。
乘着天地的一团团精气啊,追随众多神灵在那天穹。
抟抟:团团。骛:奔驰。湛湛:众多。

骖(cān)白霓(ní)之習(xí)習兮,历群灵之丰丰。
白虹作骖马驾车飞行啊,经历群神的一个个神宫。
習習:快速飞行的样子。丰丰:指众天神的一个个神官。

左硃雀之茇(bá)茇兮,右苍龙之躣(qú)躣。
朱雀在左面翩跹飞舞啊,苍龙在右面奔行跃动。
茇茇:轻快飞翔的样子。躣躣:行貌.

属雷师之阗(tián)阗兮,通飞廉之衙(yá)衙。
雷师跟着咚咚敲鼓啊,风伯跟着扫尘把路辟通。
阗阗:鼓声。衙衙:向前行进的样子。

前轻辌之锵(qiāng)锵兮,后辎(zī)乘之从从。
前面有轻车锵锵先行啊,后面有大车纷纷随从。
輬:一种轻型马车。辎:载重的重型马车。从从:跟随的样子。

载云旗之委(wēi)蛇(yí)兮,扈(hù)屯骑之容容。
载着云旗舒卷飘扬啊,扈从聚集的车骑蜂拥。
委蛇:同"逶迤"。扈:扈从,侍从。屯骑:聚集的车骑。容容:众多的样子。

计专专之不可化兮,原遂推而为臧(zāng)。
计议早定专心不能改啊,愿推行良策行善建功。
臧:善,美。

赖皇天之厚德兮,还及君之无恙!
仰仗上天的深厚恩德啊,回来还及见君王吉祥无凶。

赏析

  宋玉是屈原之后最重要的楚辞作家。在《史记·屈原列传》、《汉书-艺文志》、《汉书·古今人表》中,都说宋玉生于屈原之后,到王逸才第一个说宋玉是屈原的弟子,还说《九辩》是思师之作。宋玉的作品,现存十四篇,据《汉书·艺文志》说是十六篇(其中一些已残缺),可见有些作品已亡佚。现存作品中,以《九辩》、《高唐赋》、《神女赋》、《登徒子好色赋》、《风赋》等最为著名。

  这些作品的共同特点是以情胜理,用形象思维的手法,把浪漫主义的情感抒发得淋漓尽致,在中国文学传统上,他的作品与屈原的作品一样,无疑具有开创性意义。作品中悲秋、神女、美人、风雨、山川、游历等主题,一直影响着后代的中国文学。主题

  《九辩》的悲秋主题,使之成为中国文学史上第一篇情深意长的悲秋之作。把秋季万木黄落、山川萧瑟的自然现象,与诗人失意巡游、心绪飘浮的悲怆有机地结合起来,人的感情外射到自然界,作品凝结着一股排遣不去、反覆缠绵的悲剧气息,勾起人们对自然变化、人事浮沉的感喟,千古之下,仍感动着无数读者。

  《九辩》现传本子中,有分为九章的,也有分为十章的。其实,无论分九章、十章,都没有必要作过多的争辩,因为全篇作品,贯穿的只是悲秋主题。在不同的诗章中,不过是把悲秋情怀反覆咀嚼、重沓喻示而已。今参酌洪兴祖《楚辞补注》、朱熹《楚辞集注》,分为十章。

  开头,就鲜明地点明了主题:“悲哉秋之为气也!草木摇落而变衰。憭栗兮若在远行,登山临水兮送将归。”在先秦典籍中,虽然不乏人们对秋寒的畏惧,但更多是秋天农作物收获的喜悦。宋玉却把秋天万木凋落与人的遭遇联系起来。“坎廪兮贫士失职而志不平”、“廓落兮羁旅而无友生”、“怆怳懭悢兮去故而就新”、“时亹亹而过中兮,蹇淹留而无成”,失去官职,没人同情,独自流浪,人过中年事业无成,所有不幸,仿佛都集中在诗中抒情主人公的身上。于是,这位贫困、孤独、哀怨的流浪者,眼目中秋天的景物,无不带上悲伤的颜色。贫士悲秋主题一旦确定,诗歌就顺利地展开了。

  从第二章到第十章,《九辩》反覆抒述见秋而悲的原因。不能为世所用而事业无成,是萦绕心怀的痛苦。造成这种痛苦也是多方面的。第二章说“有美一人兮心不绎,去乡离家兮徕远客,超逍遥兮今焉薄”。美丽的女人竟然被抛弃,独自飘零远方,而所思恋之君却不理睬,爱情破灭了,能不伤心吗!第三章写一路所见秋色,眼中都是凄凉。你看,“白露既下百草兮,奄离披此梧楸”,寒露下来,百草焦黄,乔木落叶,春天的群芳与夏日的浓荫,都消失了。“惟其纷糅而将落兮,恨其失时而无当。”季节过去了,草木只能黄落;机遇失去了,贫士唯有悲哀。第四章在脉络上遥接第二章,还是以一个被君所弃的美人口吻,写她求爱不遂的悲苦。“猛犬狺狺而迎吠兮,关梁闭而不通。”大门紧闭,门外恶狗狂吠,怎能传送去一片心意呢?无奈之下。只好“块独守此无泽兮,仰浮云而永叹”。在秋草摇摇的水泽边,伤心人只能仰天悲叹了!

  第五章是直接模仿屈原的《离骚》和《涉江》的,所以历来评论者,大都认为《九辩》的政治性社会性就在这一章中。特别是诗中用了姜太公九十岁才获得尊荣的典故,显示诗人参与军国大事、建功立业的希冀。不过,诗中直接论及当时国家形势并不明显,反而是突出不为世用的悲哀:“君弃远而不察兮,虽愿忠其焉得?”如果与诗歌中的贫士形象相联系,就可以领会到,宋玉所说的是:如果贫士为君王所用,也能像姜太公一样立下赫赫功勋;如果不能为君王赏识,只能“冯郁郁其何极”,悲愤郁结,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消散了!这一章笔墨集中在贫士自身进行抒情。

  第六章承第五章,意蕴主旨复沓。不过,着重写霜露霰雪,突出了秋已深、冬即至的季节特点。“愿徼幸而有待兮,泊莽莽与野草同死”,季节不等人,岁月不等人,贫士失意,虽然怀着侥幸心情等待,然而仍然是无望的等待。冬季来临,能熬过这严寒吗:“无衣裘以御冬兮,恐溘死而不得见乎阳春!”由悲秋发展到惧冬,贫士的心情更紧迫也更凄苦了。

  第七章全然抒发岁月流逝的感伤,诗中秋夜、夕阳、流水、明月,无不加强了岁月不居、一事无成的慨叹。

  第八章、第九章,诗歌集中突出“失人”的悲哀。所谓“失人”,一方面指掌权得势的都是薄幸小人,奸臣当道,把持国柄,使社会污秽混乱;一方面指如贫士一类贤人被弃置不用,心怀壮志宏才却不得施展,还受到小人的排挤、压迫。在悲怨之后,诗人仍然抱有希望,“罔流涕以聊虑兮,惟著意而得之”。要擦干眼泪去唱歌,壮气可嘉,但底气不足,因为“失人”的现实仍然存在,贫士要抒怀,只能依赖幻想了。这秋天的悲哀,仍然盘结在贫士心胸之间。

  最后第十章,是全诗的结束。悲秋如何了结呢?只有依赖浪漫主义的想像:人间得不到的,天上能够补偿。于是,贫士“愿赐不肖之躯而别离兮,放游志乎云中。”离开躯体的精魂,穿过太空的日月虹气,成了天上神灵的主宰,朱雀、苍龙、雷师、风神都听他调遣,成了他车驾的扈从,多么神气又多么得意!贫士之贫变成了贵,悲秋之悲变成了喜。悲秋的主旨却引出一个欢乐结尾,然而那欢乐只是幻想的虚构的欢乐。贫士得志,是虚幻的想像的得志,现实社会中,秋天仍然是草木黄落,贫士仍然是不为世用。现实与想像的强烈对比,把悲秋主题更加强化了。

  《九辩》把一个贫士在深秋时节“失时”、“失人”的心境写得生动精彩,有很强烈的感染力。悲秋主题得到形象的感性的抒述。不过,从社会意义而言,此诗虽然也有伤时之语,但总的说来缺乏社会的指涉性。所以司马迁说“皆祖屈原之从容辞令,终莫敢直谏”(《史记·屈原贾生列传》)。

  从文学艺术的创造性来看,《九辩》是很成功的作品。悲秋题旨,本来是古代南方文学(以《楚辞》为代表)的特点之一,最能显示楚骚精神的浪漫主义色彩。《九辩》把悲秋题旨发挥得淋漓尽致,也成为后代人们学习的典范。从此,在中国文学中,悲秋一直是诗文家喜爱的题材,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有《秋风辞》,潇洒俊秀的曹植有《秋思赋》、《遥逝》,高瞻远瞩的曹丕有《燕歌行》。魏晋南北朝诗人笔下的秋天,大都带有《九辩》悲秋的气息,庾信《拟咏怀二十七首》之十一“摇落秋为气,凄凉多怨情”,以悲秋带出身世之感、家国之恨,更为悲秋主题谱写出新曲。此后历经唐宋元明清,诗词中的悲秋之风始终弥漫不散。悲秋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学的母题之一,产生了许多动人的作品,而《九辩》原创性的功劳,当是不可抹杀的。

上一篇:楚辞《招魂》原文翻译及赏析

下一篇:楚辞《渔父》原文翻译及赏析

我来回答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