楚辞《大招》原文翻译及赏析

发现好文时间:2周前阅读:13

大招

先秦:屈原

原文、翻译、注释

青春受谢,白日昭只。
四季交替春天降临,太阳是多么灿烂辉煌。
谢:离去。受谢,是说春天承接着冬天离去。

春气奋发,万物遽(jù)只。
春天的气息蓬勃奋发,万物繁荣急遽地生长。
遽:竞争。

冥(míng)凌浃(jiā)行,魂无逃只。
遍地是冬天的余阴残冰,魂也没有地方可以逃亡。
冥:幽暗。凌:冰。浃:周遍。

魂魄归来!无远遥只。
魂魄归来吧!不要去遥远的地方。

魂乎归来!无东无西,无南无北只。
魂啊归来吧!不要去东方和西方,也不要去南方和北方。

东有大海,溺水浟(yōu)浟只。
东方有苍茫大海,沉溺万物浩浩荡荡。
溺水:谓水深易沉溺万物。浟浟:水流的样子。

螭龙并流,上下悠悠只。
没角的螭龙顺流而行,上上下下出波入浪。
并流:顺流而行。

雾雨淫淫,白皓(hào)胶只。
迷雾阵阵淫雨绵绵,白茫茫像凝结的胶冻一样。
皓胶:本指冰冻的样子,这里指雨雾白茫茫,像凝固在天空一样。

魂乎无东!汤谷寂寥只。
魂啊不要去东方!旸谷杳无人迹岑寂空旷。
汤谷:即"旸谷",传说中的日出之处。

魂乎无南!南有炎火千里,蝮蛇蜒只。
魂啊不要去南方!南方有烈焰绵延千里,蝮蛇蜿蜒盘绕长又长。
炎火千里:据《玄中记》载,扶南国东有炎山,四月火生,十二月灭,余月俱出云气。蜒:长而弯曲的样子。

山林险隘(ài),虎豹蜿只。
山深林密充满险阻。虎豹在那儿逡巡来往。
蜿:行走的样子。

鰅(yú)鳙(yōnɡ)短狐,王虺(huǐ)骞只。
鰅鳙短狐聚集害人,大毒蛇王虺把头高扬。
鰅鳙短狐:都是善于害人的怪物。王虺:大毒蛇。骞:虎视眈眈。

魂乎无南!蜮(yù)伤躬只;
魂啊不要去南方!鬼蜮含沙射影把人伤。
蜮:含沙射影的害人怪物。

魂乎无西!西方流沙,漭洋洋只。
魂啊不要去西方!西方一片流沙到处都是,无边无际渺渺茫茫。

豕首纵目,被发鬤(ráng)只。
猪头妖怪眼睛直着长。毛发散乱披在身上。
纵目:眼睛竖起。鬤:毛发散乱的样子。

长爪踞(jù)牙,诶(xī)笑狂只。
长长的爪子锯齿般的牙,嬉笑中露出疯狂相。
踞牙:踞,当作"锯";锯牙,言其牙如锯也。诶:同"嬉"。

魂乎无西!多害伤只。
魂啊不要去西方!那儿有很多东西把人伤。

魂乎无北!北有寒山,趠(chuò)龙赩(xì)只。
魂啊不要去北方!北方有寒冷的冰山。烛龙身子通红闪闪亮。
逴龙:即"烛龙",神话传说中人面蛇身的怪物。逴,古音同"烛"。赩:赤色。

代水不可涉,深不可测只。
一条代水不能渡过,水深无底没法测量。
代水:神话中的水名。

天白颢(hào)颢,寒凝凝只。
天空飞雪一片白茫茫,寒气凝结四面八方。
颢颢:闪光的样子,这里指冰雪照耀的样子。

魂乎无往!盈北极只。
魂啊不要前去!冰雪堆满北极多么荒凉。

魂魄归来!闲以静只。
魂魄归来吧!这里悠闲自在清静安康。

自恣荆楚,安以定只。
在荆楚故国可以自由自在,不再飘泊生活能够安定。
自恣:随心所欲。

逞志究欲,心意安只。
万事如意随心所欲,无忧无虑心神安宁。
逞:施展。究:极尽。

穷身永乐,年寿延只。
终身都能保持快乐,延年益寿得以长命。
穷身:终身。

魂乎归来!乐不可言只。
魂魄归来吧!这里的欢乐说不尽。

五谷六仞,设菰(ɡū)。
五谷粮食高堆十几丈,桌上雕胡米饭满满盛。
六仞:谓五谷堆积有六仞高。仞,八尺。设:陈列。菰粱:雕胡米,做饭香美。

鼎臑(ér),和致芳只。
鼎中煮熟的肉食满眼都是,调和五味使其更加芳馨。
臑:煮烂。盈望:满目都是。和致芳:调和使其芳香。

内鸧鸽(cānɡ)味豺羹(gēng)只。
鸧鹒鹁鸠天鹅都收纳,再品味鲜美的豺狗肉羹。
内:同"肭",肥的意思。鸧:鸧鹒,即黄鹂。味:品味。

魂乎归来!恣所尝只。
魂魄归来吧!请任意品尝各种食品。

鲜蠵(xī)甘鸡,和楚酪(lào)只。
新鲜甘美的大龟肥鸡,和上楚国的酪浆滋味新。
蠵:大龟。酪:乳浆。

醢(hǎi)豚苦狗,脍苴(jū)蒪(pò)只。
猪肉酱和略带苦味的狗肉,再加点切细的香菜茎。
醢(海):肉酱。苦狗:加少许苦胆汁的狗肉。脍:切细的肉,这里是切细的意思。苴蒪:一种香莱。

吴酸蒿(hāo)蒌(lóu),不沾薄只。
吴国的香蒿做成酸菜,吃起来不浓不淡口味纯。
蒿蒌:香蒿,可食用。沾:浓。薄:淡。

魂兮归来!恣所择只。
魂魄归来吧!请任意选择素蔬荤腥。

炙鸹(ɡuā)烝凫(fú),煔(qián)鹑(chún)敶(chén)只。
火烤乌鸦清蒸野鸭,烫熟的鹌鹑案头陈。
鸹:乌鸦。凫:野鸭。煔:把食物放入沸汤中烫熟。

煎鰿(jí)膗(chuái)遽(qú)爽存只。
煎炸鲫鱼炖煨山雀,多么爽口齿间香气存。
鰿:鲫鱼。臛:肉羹。遽:通"渠",如此。爽存:爽口之气存于此。

魂乎归来!丽以先只。
魂魄归来吧!归附故乡先来尝新。
丽:附着、来到。

四酎(zhòu)并孰,不涩嗌(yì)只。
四重酿制的美酒已醇,不涩口也没有刺激性。
酎:醇酒。四酎,四重酿之醇酒。孰:同"熟"。歰嗌:涩口剌激咽喉。

清馨冻饮,不歠(chuò)役只。
酒味清香最宜冰镇了喝,不能让仆役们偷饮。
不歠役:不可以给仆役低贱之人喝。

吴醴(lǐ)白蘖(niè),和楚沥只。
吴国的甜酒曲蘖酿制,再把楚国的清酒掺进。
醴:甜酒。白蘖:米曲。沥:清酒。

魂乎归来!不遽惕只。
魂魄归来吧!不要惶悚恐惧战战兢兢。

代秦郑卫,鸣竽张只。
代秦郑卫四国的乐章,竽管齐鸣吹奏响亮。
代秦郑卫:指当时时髦的代、秦、郑、卫四国乐舞。

伏戏《驾辩》,楚《劳商》只。
伏羲氏的乐曲《驾辩》,还有楚地的乐曲《劳商》。
伏戏:印伏羲,远古帝王。驾辩:乐曲名。劳商:曲名。

讴和《扬阿》,赵萧倡只。
合唱《扬阿》这支歌,赵国洞箫先吹响。
扬阿:歌名。

魂乎归来!定空桑只。
魂魄归来吧!请你调理好宝瑟空桑。
定:调定。空桑:瑟名。

二八接舞,投诗赋只。
两列美女轮流起舞,舞步与歌辞的节奏相当。
二八:女乐两列,每列八人。接:连。接舞,指舞蹈此起彼伏。投诗赋:指舞步与诗歌的节奏相配合。投,合。

叩钟调磬(qìng),娱人乱只。
敲起钟调节磬声高低,欢乐的人们好像发狂。
乱:这里指狂欢。

四上竞气,极声变只。
各国的音乐互相比美,乐曲变化多端尽周详。
四上:指前文代、秦、郑、卫四国之鸣竽。竞气:竞赛音乐。

魂乎归来!听歌譔(zhuàn)只。
魂魄归来吧!来欣赏各种舞乐歌唱。
撰:具备。此句谓各种音乐都具备。

朱唇皓齿,嫭(hù)以姱(kuā)只。
美人们唇红齿白,容貌倩丽实在漂亮。
嫭:美丽。姱:美丽。

比德好闲,习以都只。
品德相同性情娴静,雍容高雅熟悉礼仪典章。
比德:指众女之品德相同。好闲:指性喜娴静。习:娴熟,指娴熟礼仪。都:指仪态大度。

丰肉微骨,调以娱只。
肌肉丰满骨骼纤细,舞姿和谐令人神怡心旷。

魂乎归来!安以舒只。
魂魄归来吧!你会感到安乐舒畅。

嫮(hù)目宜笑,娥眉曼只。
美目秋波转巧笑最动人,娥眉娟秀又细又长。
嫮:同"嫭",美好的意思。

容则秀雅,稚朱颜只。
容貌模样俊美娴雅,看她细嫩的红润面庞。
则:模样。

魂乎归来!静以安只。
魂魄归来吧!你会感到宁静安详。

姱(kuā)修滂(pāng)浩,丽以佳只。
美艳的姑娘健壮修长,秀丽佳妙仪态万方。
滂浩:广大的样子,这里指身体健美壮实。

曾颊(jiá)倚耳,曲眉规只。
面额饱满耳朵匀称,弯弯的眉毛似用圆规描样。
曾颊:指面部丰满。曾,重。倚耳:指两耳贴后,生得很匀称。规:圆规。

滂心绰态,姣丽施只。
心意宽广体态绰约,姣好艳丽打扮在行。
滂心:心意广大,指能经得起调笑嬉戏。

小腰秀颈,若鲜卑只。
腰肢细小脖颈纤秀,就像用鲜卑带约束一样。
鲜卑:王逸注:"衮带头也。言好女之状,腰支细少,颈锐秀长,靖然而特异,若以鲜卑之带约而束之也。"

魂乎归来!思怨移只。
魂魄归来吧!相思的幽怨会转移遗忘。

易中利心,以动作只。
她们心中正直温和,动作优美举止端庄。
易中利心:心中正直温和。易,直;利,和。

粉白黛黑,施芳泽只。
白粉敷面黛黑画眉,再把一层香脂涂上。
泽:膏脂。

长袂拂面,善留客只。
举起长袖在面前拂动,殷勤留客热情大方。

魂乎归来!以娱昔只。
魂魄归来吧!晚上还可以娱乐一场。
昔:晚上。

青色直眉,美目媔(mián)只。
有的姑娘长着黑色直眉,美丽的眼睛逸彩流光。
青色:指用黛青描画的眉毛。直眉:双眉相连。直,同"值"。媔:眼睛美好的样子。

靥(yè)辅奇牙,宜笑嘕(yān)只。
迷人的酒涡整齐的门牙,嫣然一笑令人心舒神畅。
靥辅:脸颊上的酒涡。奇牙:门齿。嘕(嫣):同"嫣",笑得好看。

丰肉微骨,体便娟只。
肌肉丰满骨骼纤细,体态轻盈翩然来往。
便娟:轻盈美好的样子。

魂乎归来!恣(zì)所便只。
魂魄归来吧!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。
恣所便:随您的便,任你所为。

夏屋广大,沙堂秀只。
这里的房屋又宽又大,朱砂图绘厅堂明秀清妍。
夏屋:大屋。夏,同"厦"。沙堂:用朱砂图绘的厅堂。

南房小坛,观(ɡuàn)绝霤(lìu)只。
南面的厢房有小坛,楼观高耸超越屋檐。
房:堂左右侧室。观:楼房。霤:指屋檐。绝溜,超过屋檐,形容楼高。

曲屋步壛(yán),宜扰畜只。
深邃的屋宇狭长的走廊,适合驯马之地就在这边。
曲屋:深邃幽隐的屋室。步壛:长廊。壛同"檐"。扰畜:驯养马畜。

腾驾步游,猎春囿(yòu)只。
或驾车或步行一起出游,射猎场在春天的郊原。
腾驾:驾车而行。

琼轂(ɡǔ)错衡,英华假只。
玉饰的车毂金错的车衡,光彩夺目多么亮丽鲜艳。
琼毂:以玉饰毂。错衡:以金错饰衡。衡,车上横木。假:大。

茝兰桂树,郁弥路只。
一行行的茝兰桂树,浓郁的香气在路上弥漫。

魂乎归来!恣志虑只。
魂魄归来吧!怎样游玩随您的意愿。

孔雀盈园,畜鸾皇只!
羽毛鲜艳的孔雀满园,还养着稀世的凤凰青鸾。

鵾(kūn)鸿群晨,杂鶖(qiū)鸧只。
鵾鸡鸿雁在清晨啼叫,水鹜鸧鹒的鸣声夹杂其间。
水鸟名,据传似鹤而大,青苍色。

鸿鹄代游,曼骕(sù)驦(shuānɡ)只。
天鹅在池中轮番嬉游,鹔鷞戏水连绵不断。
代游:一个接一个地游戏。曼:连续不断。鹔鷞:水鸟名,一种雁。

魂乎归来!凤凰翔只。
魂魄归来吧!看看凤凰飞翔在天。

曼泽怡面,血气盛只。
润泽的脸上满是笑容,血气充盛十分康健。
曼泽:细腻润泽。

永宜厥身,保寿命只。
身心一直调养适当,保证长命益寿延年。

室家盈廷,爵(jué)禄盛只。
家族中人充满朝廷,享受爵位俸禄盛况空前。
室家:指宗族。盈廷:充满朝廷。

魂乎归来!居室定只。
魂魄归来吧!安居的宫室已确定不变。

接径千里,出若云只。
这里的道路连接千里,人民出来多如浮云舒卷。
接径:道路相连。出若云:言人民众多,出则如云。

三圭(guī)重侯,听类神只。
公侯伯子男诸位大臣,听察精审有如天神明鉴。
三圭:古代公执桓圭,侯执信圭,伯执躬圭,故曰三圭,这里指公、侯、伯。重侯:谓子、男,子男为一爵,故言重侯。三圭重侯,指国家的重臣听类神:听察精审,有如神明。

察笃(dǔ)夭隐,孤寡存只。
体恤厚待夭亡疾病之人,慰问孤男寡女送温暖。
察笃:明寨、优待。夭:未成年而死。隐:疾痛,指病人。存:慰问。

魂兮归来!正始昆只。
魂魄归来吧!分清先后施政行善。
正始昆:定仁政之先后。正,定。昆,后。

田邑千畛(zhěn),人阜(fù)昌只。
田地城邑阡陌纵横,人口众多繁荣昌盛。
畛:田上道。阜昌:众多昌盛。

美冒众流,德泽章只。
教化普及广大人民,德政恩泽昭彰辉映。
美:指美善的教化。冒:覆盖、遍及。众流:指广大人民。

先威后文,善美明只。
先施威严后行仁政,政治清廉既美好又光明。
先威后文:先以威力后用文治。

魂乎归来!赏罚当只。
魂魄归来吧!赏罚适当一一分清。

名声若日,照四海只。
名声就像辉煌的太阳,照耀四海光焰腾腾。

德誉配天,万民理只。
功德荣誉上能配天,妥善治理天下万民。

北至幽陵,南交阯(zhǐ)只。
北方到达幽陵之域。南方直抵交趾之境。
幽陵、交址、羊肠:皆为地名,幽陵在今。辽宁南部一带,交址在今两广一带,羊肠在今山西西北部一带。

西薄羊肠,东穷海只。
西方接近羊肠之城,东方尽头在大海之滨。

魂乎归来!尚贤士只。
魂魄归来吧!这里尊重贤德之人。

发政献行,禁苛暴只。
发布政令进献良策,禁止苛政暴虐百姓。
献行:进献治世良策。

举杰压陛,诛(zhū)讥罢只。
推举俊杰坐镇朝廷,罢免责罚庸劣之臣。
举杰压陛:推举俊杰,使其立于高位。压:立。诛讥:惩罚、责退。罴(pí皮):同"疲",疲软,指不能胜任工作的人。

直赢在位,近禹麾(huī)只。
让正直而有才者居于高位,使他们作辅弼在楚王近身。
直赢:正直而才有余者。禹麾:蒋骥《山带阁注楚辞》说:"疑楚王车旗之名,禹或羽字误也。"

豪杰执政,流泽施只。
豪杰贤能的臣子掌握权柄,德泽遍施百姓感恩。

魂乎来归!国家为只。
魂魄归来吧!国家需要有作为之君。

雄雄赫(hè)赫,天德明只。
楚国的威势雄壮烜赫,上天的功德万古彪炳。
雄雄赫赫:指国家成势强盛。

三公穆(mù)穆,登降堂只。
三公和睦互相尊重,上上下下进出朝廷。
穆穆:此指和睦互相尊重的样子。登降:上下,此指出入。堂:指朝廷。

诸侯毕极,立九卿只。
各地诸侯都已到达,辅佐君王再设立九卿。
毕极:全都到达。

昭质既设,大侯张只。
箭靶已树起目标鲜明,大幅的布侯也挂定。
昭质:显眼的箭靶。大侯:大幅的布制箭靶。

执弓挟矢,揖(yī)辞让只。
射手们一个个持弓挟箭,相互揖让谦逊恭敬。
揖辞让:古代射礼,射者执弓挟矢以相揖,又相辞让,而后升射。

魂乎来归!尚三王只。
魂魄归来吧!崇尚效法前代的三王明君。
三王:楚三王,即《离骚》中的"三后",指句亶王、鄂王、越章王。

赏析

  王逸说:“《大招》者,屈原之所作也。或曰景差,疑不能明也。”汉代既已不能明,则后世更是聚讼纷纷。洪兴祖认为“《大招》恐非屈原作”,朱熹则斩钉截铁地说:“《大招》决为(景)差作无疑也。”黄文焕、林云铭、蒋骥、牟廷相等皆主屈原作。梁启超以其中有“小腰秀颈,若鲜卑只”一语,定为汉人作,刘永济、游国恩从之,朱季海则更具体地说是淮南王或其门客所作。我们认为,《大招》是屈原所作是可信的,但它不应当是王逸所说屈原放逐九年,精神烦乱,恐命将终,故自招其魂;也不是林云铭、蒋骥所肯定的“原招怀王之词”。这篇作品语言古奥,形式上不及《招魂》有创造性,应当是反映了较早的楚宫招魂词形式。所以,不当产生在《招魂》之后,而只能在它之前。公元前329年,楚威王卒,《大招》应是招威王之魂而作。其时屈25岁(胡念贻)班究认为屈原生于前353年,在诸家推算屈原生年中最为可信)。以“大招”名篇是相对于《招魂》而言,《招魂》是屈原招怀王之魂所作,《大招》是招怀王之父威王之魂所作,故按君王之辈份,名曰“大招”。

  本篇开始按招魂词的固定格式陈述四方险恶,呼唤魂不要向东、向南、向西、向北,然后即写楚国宫廷的美味佳肴,音乐舞蹈美女之盛,宫室之富丽堂皇,苑圃禽鸟之珍异,最后夸饰楚国之地域辽阔、人民富庶、政治清明。其中对楚国遵法守道、举贤授能、步武三王一段的描写,实际上是屈原理想化了的美政。《离骚》中回顾年青时的政治理想,正由此而来,且一脉相承。全篇末尾云:“魂乎来归,尚三王只。”这同《离骚》中称述“三后之纯粹”,《抽思》中“望三王(原误作“五”)以为像”的情形一样,都反映出屈原作为楚三王的后代,追念楚国最强盛的时代,既要尊称国君先祖,又要光耀自己始祖的心情。因此,《大招》已不是单一的招魂祝辞,而是于其中蕴含了一定的思想。一方面,通过极言东南西北四方环境的险恶,极力铺陈楚国饮食、乐舞、宫室的丰富多彩、壮伟华丽,来招唤楚威王的亡魂,表达了对楚君的无限忠心和眷恋之情;“自曼泽怡面以下,皆帝王致治之事。永宜厥身,则本身之治也。室家盈庭(廷),则劝亲之经也。正始必自孤寡,文王治岐之所先也。阜民必本田邑,周公《七月》之所咏也。发政而禁苛暴,省刑薄敛之功。举杰而诛讥罢(疲),举直错枉之效也。直赢者使近禹麾,所以承弼厥辟。豪杰者使流泽施,所以阜成兆民也。末章归之射礼,则深厌兵争之祸,而武王散军郊射之遗意也。于此可以见原志意之远,学术之醇,迥非管韩孙吴及苏张庄惠游谈杂霸之士之所能及。”(蒋骥《楚辞余论》)这样,作品的现实意义和战斗性便大大加强了。

  本篇在结构上也具有特点。采用开门见山的手法,直接点题,一气而下。环环相扣,所以诸家分章颇分歧。由“青春受献”而时光飞逝,春色盎然而万物竞相展现自己的生命力,点出招魂的具体时节。下文“魂乎归来,无东无西,无南无北”的呼唤,入题自然,干净利索。在对四方险恶环境的夸张描述之后,以“魂魄归徕,闲以静只。自恣荆楚,安以定只”转入到对楚国故地的环境描写,阐联顺当,一点也不显得突兀。并以“闲以静只”、“安以定只”、“逞志究欲,心意安只”、“年寿延只”作为主题,给下文的大肆铺叙作纲领。在对楚国饮食、乐舞、美人、宫室等的铺排和炫耀中,以“定空桑只”、“安以舒只”、“静以安只”、“恣所便只”等与它们相呼应,前后照应,相互关联。下一层紧承“居室定只”,由室内而扩展到室外的“接径千里”,由此联想到“出若云只”的楚国人民,以此为出发点,很自然地引出作者对治理国家、造福人民的清明政治的向往,使文章在结构上浑然一体。

  《大招》在语言描写上虽然比不上《招魂》的浪漫奇诡,但仍以其华丽多采的语言,给我们展现出一幅幅奇谲诡异、绚丽多姿的画面。尤其是描写美人的一段,不仅描绘她们的容貌、姿态、装饰,而且深入展现其心灵性情,不同气质、不同状貌的美人纷纷登场亮相,具有浓郁的楚民族风范。全诗几乎都用四言句,显得简洁整齐、古朴典雅,反映了屈原早年的创作风格。

上一篇:楚辞《离骚》原文翻译及赏析

下一篇:楚辞《九思》原文翻译及赏析

我来回答

Top